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77878世外藏宝新跑狗图 >

77878世外藏宝新跑狗图

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】朱先贵|杜牧出对考杏云原来古人对对子竟是

发布时间:2019-09-08 浏览次数:

  原标题: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】朱先贵|杜牧出对考杏云,原来古人对对子竟是这么有趣

  对联相传起源于五代后蜀主孟昶,它是中国汉民族传统文化瑰宝,春节时挂的对联叫春联,办丧事的对联叫做挽联,办喜事的对联叫庆联。对联是利用汉字特征撰写的一种民族文体,一般不需要押韵(律诗中的对偶句才需要押韵)。对联在日常生活中,春节、小儿寄取外名、婚嫁、乔迁、新居、丧事、牌坊、开店等,为人们所广泛使用,在几千年文化的传承中它常盛常新。

  在唐朝,安徽池州(今贵池县)的十里杏花村,有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开了个酒店,这个小姑娘的名字叫杏云。杏云的父母不幸早逝,便跟爷爷相依为命。爷爷是个读书的文化人,也是酿酒名师,因年纪大了,小酒店全由杏云操持。杏云很小就在店里做事,没有上过学,由爷爷教她认字写字。她做事踏实又聪明好学,而且过目成诵、过耳不忘,是十里杏花村很有名气的小才女。杏云精明能干,才思敏捷,出口成章,经常与酒客对对子。杏云的名气大了,很多顾客慕名而来喝酒对对寻欢作乐,酒店的生意也随之兴隆。

  酒店生意好了,爷爷每天都起来得早。这一天早晨,杏云在房里一边梳头一边背诵诗词,爷爷连喊多次杏云都没有反应,爷爷生气了,对着房间大声地喊叫起来:

  你是真有事,她却在跟你扯皮捣蛋,你说老爷子气不气?这下老爷子真的来火了:“我叫你快、快、快,你偏要慢、慢、慢!” 杏云解释说:“不是孙女偏爱慢,是爷爷说的话连叠三个‘快’字,我怎能不对三个‘慢’字呢?”弄得老爷子是啼笑皆非,打也打不得,骂也骂不得。

  十里杏花村出了买酒的小才女,消息一传十,十传百,很快又传到池州刺史杜牧耳朵里,杜牧来了兴趣,他想去探探虚实,看看到底是真还是假。这一天,杜牧装扮成书生的模样,带了一个书僮打扮的年轻衙役,来到这家小酒店。

  这家小酒店建造在一座八角亭上。亭子用白茅草盖顶,栏柱亭檐未加装饰,看上去非常简陋。然而,虽是朴实无华,倒也雅静。酒店堂中挂着的是一幅水墨中堂《醉八仙》,两边配了一副酒店的通常的对联:

  亭堂中间摆放着四张方桌,中堂虎壁放了一张条几,上有文房四宝,大概是供文人墨客饮酒题诗作对之用。迎面是两张方桌,酒店里早已有人在那饮酒谈天说地。杜牧选在后右方的空桌前坐下,身穿淡红色衣裳的杏云从虎壁后面出来,走到桌前一边抹桌子一边问:

  杜牧用眼向书僮瞄了一下,意思是让他发话。书僮聪明伶俐,见主人示意,马上便上前答话:姑娘,几番欣闻大名,拜访!拜访!

  杏云听书僮答话,正好与自己的刚才发话成对。她暗地里思忖:这一主一仆上门,可能是有意考我来的。连这书僮都这么有才,不用考虑主人一定是饱学多才之士。杏云心想:即使我对不过他们,正好也是一个向他们求教求学的好机会。于是,她对秀才笑脸相迎:“先生,请点美酒佳肴,以助雅兴。”

  杜牧不经意地应付道:“随便来点什么吧。”杏云原以为这位秀才有妙语相对,看此人出言如此平凡,好像没有什么学问。再细看这人眉清目秀,举止端庄,也不像是个花花公子。常言道:“半油篓子晃荡,满瓶子稳当。”也许眼前这个秀才真是个有识之士。她的心里十五只水桶打水—七上八下,也没个究竟。

  来者是客,不管怎么样,先将服务跟上。杏云一手端着两碟菜,一手持酒壶杯筷来到秀才桌前,把两碟菜摆在桌上,又将杯筷整整齐齐地摆在这主仆二人面前,然后将手中锡酒壶,用肩上搭的手贴揩了揩,双手恭恭敬敬地往秀才面前送。说声:

  杜牧笑了笑也不答话,依旧向书僮示意。书僮拿起酒壶先给秀才斟满一杯,然后把自己的酒杯斟满,望着杏云不慌不忙地回道:

  秀才大喜,随即赞道:“妙对,妙对!”然后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杏云向秀才说:“先生,您的书僮都这样有学问,先生必定更是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,我这个买酒的小女子很想领教领教!”

  秀才望着这位天真而又纯朴的小姑娘笑了笑,然后拿起白色锡酒壶,抑扬顿挫地唱和:

  这小姑娘一听,心里暗暗好笑:堂堂七尺秀才竟出这样俗不可耐的上联。于是,她不假思索地指着桌上的竹筷说道:

  秀才听罢哈哈大笑。杏云原以为会得到秀才的赞赏,想不到竟遭受一番嘲笑。便问:“难道我这下联对得不好么?”秀才一本正经地说:“姑娘,对得倒也可以,不过,我这上联用的拟人手法,‘腰’乃是人的躯干部分,而‘嘴’是五官之一,在人的头部。可你的下联‘身上烙花’,这‘身’算人的躯干部分。人的头部只有耳、目、鼻、口、眉毛、胡须和头发,那有‘花’呢?”

  听他这一剖析,杏云下意识地先是一愣,然后幡然醒悟觉得秀才说得有道理。秀才的上联看上去平常,却是含义深刻。这下杏云哽住了。书僮笑着说:“姑娘,你的下联没对上,我们相公这酒也咽不下呀!要是对不出,就把酒店门关了吧!”杏云不禁脱口辩道:“关门?我是卖酒的,对不上对联有什么关系?!”秀才看杏云小脸蛋急得绯红,故意严肃地说道:“不但要你关门,我还要拿一把大铜锁把门给你锁上,什么时候对上,我什么时候才给你酒店开锁!”

  杏云是个思路灵敏的姑娘,他看到秀才虽然严肃,脸上却含着笑意,特别是说“大铜锁”三字时加重语气,一字一顿,知道这是有意在点拨她。忽然灵机一动,脱口答道:

  秀才见杏云姑娘如此聪明乖巧,不胜欢喜。付了酒钱准备离开,杏云上前问道:“请问先生尊姓大名?”秀才说:“问我姓甚名谁嘛?我出一副谜联你猜,联曰:

  杏云低头琢磨:半边林乃“木”,半边坡地乃“土”,“木”“土”相靠是“杜”,而“牛”“文”同列为“牧”。啊!原来他是刺史杜牧大人呀!杏云“卟通”一声跪在地下,说:“刺史大人!民女失敬,恕罪!恕罪!”

  这一举动惊动了四座,顾客们的目光都集中到杜牧身上。杜牧扶起杏云,匆匆离店而去。

  杏云立马答道:“民女的姓和名都在酒亭正面那副对联上。”杜牧和衙役注目望去,只见酒亭正面那副对联是:

  衙役说:“上、下联最末一个字合起来正好是杏云的名字,姓什么呢?”这后面实在是想不出来了,衙役用尴尬的目光望着刺史杜牧等待大人揭开谜底。杜牧笑道:“有水能‘浇’,有火方‘烧’,如无水火呢?”衙役脱口而出:“啊!杏云姑娘姓‘尧’!”

  古代文人墨客都喜欢用对联卖弄自己的学问,这其中就产生了很多有趣的小故事,杜牧出对考杏云就是其中的一个,亲爱的读者您是否觉得这则小故事有趣呢?

  朱先贵 中国散文诗主席团委员。国际华语作家协会会员。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。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安徽省诗词协会常务理事。先后在《诗刊》、《人民日报.海外版》、《菲律宾商报》、德国《欧华导报》、泰国《中华日报》、《微型小说选刊》、《中华文学》、《大众文艺》、《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》、《当代诗词名家作品选集》等海内外报刊和选本发表小说、散文、诗歌各类体裁文章160多万字。传入《中国小说家大辞典》、《中国国学大辞典》、《中外当代文学艺术家大辞典》等。